快捷導航
 
高考670分!重慶男孩在輪椅上與厄運抗爭5年
VIEW CONTENTS
眾優網 首頁 教育新聞 重慶教育 查看內容

高考670分!重慶男孩在輪椅上與厄運抗爭5年

2018-8-11 11:22| 發布者: kim| 評論: 2|來自: 重慶教育
摘要: 高考670分!重慶男孩在輪椅上與厄運抗爭5年...

袁秋上大學前共獲6萬元善款。 通訊員 周興健 攝

媽媽推著袁秋上坡回家。

      幾天前,在輪椅上與厄運抗爭5年的袁秋,收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。在此之前,他特別擔心有變數:畢竟腿腳不便,怕學校不愿錄。拿到錄取通知書,袁秋笑得合不攏嘴,懸著的心總算放下。

      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,在來探望的人替他拍照時,他余光無意間看見媽媽謝顯蓮轉過身,迅速擦干眼里噙著的淚花,轉回身時眼睛眨巴得像吹進了沙子。

       媽媽的倔強早已印在兒子心里。兒子的不放棄,總算是在命運的枷鎖上砸出了裂痕:袁秋高考以670分的總成績,被西南財經大學金融統計專業錄取。

       母子共患難

       A

      3歲患病14歲坐上輪椅

      18歲的袁秋,是永川區三教鎮人。從鎮上驅車20多分鐘,可以到牌坊村的水口山。他家的屋前屋后,很多村里人都在外打工,有的已經搬走。

       重慶晨報記者看到,簡陋的房子有過修繕,中間和左側還是布滿裂縫的土墻,屋內只有幾張床和電視機。

      早在他年幼時,父親患肺癌去世,留下患病的哥倆與母親相依為命。哥哥后來也因病離世。

      8月9日,重慶晨報記者采訪時,他正在門前壩子上曬的玉米堆旁,雙手嫻熟地脫下玉米棒子上的籽兒。

      其實,他腿上的毛病,在3歲時已初露端倪,當時走路和其他孩子比,明顯要弱不少。醫生檢查后說,是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癥,主要表現為肌肉萎縮、肌無力。

      醫生也開過一些藥,需要長期堅持按時服用,但這筆花銷,僅僅是能控制病情。后來因家境拮據,加上服用后沒見好轉,袁秋停止服藥。

      因為要背著袁秋四處求醫,加上要照顧生活起居,謝顯蓮只能守著家里的一畝三分地,一年下來也沒幾個收成。

      求醫無果,袁秋的病情逐漸惡化,升到初中時,只能走平路,移步也很慢,上下樓梯腿腳無力,必須要人背。到14歲初二時,他被疾病“按”進了輪椅。自那之后,站立,成了他的奢望。

      “不讀書,就徹底沒用了”

       袁秋剛坐上輪椅的前兩年,謝顯蓮陷進掙扎的漩渦:到底還讀不讀書?讀了之后,生活都不能自理,又能怎樣?可是,她又打心眼里希望兒子讀書。

       她試探兒子:后面還要看病,現在沒錢了,還是存點錢再看病,讀書以后還可以讀。

      “每次提到,他就呆起不說話。”謝顯蓮說,“我也曉得他的心思。但就想讓他明確地告訴我。”

      多問幾次后,內向寡言的袁秋不沉默了。袁秋很堅決:一定要讀!不讀的話,就徹底沒用了!

      袁秋的這番話,將母親從掙扎中拉了出來。自那之后,謝顯蓮想得最多的,就是怎么樣能繼續讓袁秋讀下去。帶著袁秋改嫁后,丈夫也阻止過袁秋上學,但謝顯蓮的理由總能占上風,她用的就是兒子的那句話:一旦不讀的話,就徹底沒用了!

      “絕不讓兒子輟學乞討”

      袁秋坐上輪椅后,村里也有人說些閑言碎語。

      聽來最刺耳的有兩段話,其中一段是:雙腳已經殘疾成那樣,讀再多書有什么用?

      “人家要說我也堵不住,生氣完了,還不是要想怎么讓他繼續讀?”

      改嫁后的丈夫,就沒她那樣堅定。在袁秋讀高中之前,聽到一些閑言的他心里不暢快,經常借著酒勁罵人,甚至還動粗。

      唯獨讓謝顯蓮忍不住的是,竟然有人勸她:袁秋已經這樣,干脆輟學去乞討,生活還輕松一些。

      “只要我還在喘氣,不能斷他活下去的念想!”謝顯蓮當場頂回去。至今說起這話,話音里還透著股韌勁。從那以后,謝顯蓮暗暗發誓:絕不讓兒子輟學乞討!

      給母親帶來很多驚喜

      在厄運的接連打擊中,袁秋也給過媽媽不少驚喜。

      初二時,袁秋考進年級前十,學校組織頒獎時,也給她戴了一朵大紅花。她沒有想到,命運多舛的兒子,竟能替她掙臉。上初中時,最好的時候,袁秋的成績排在年級第二。

      高考成績出來后,一家人喜憂參半。喜的是袁秋考了670分的高分,愁的是學校到底錄不錄取。

      盡管填報志愿前咨詢過,但生怕有什么差池。

      錄取通知書拿回來那天,只要有人來擺談這事,袁秋便笑得合不攏嘴。“真想站起來蹦一下!”

      “也給我長臉了!”謝顯蓮看到兒子笑,一臉滿足。“親戚和村里人都羨慕,就像袁秋已經有了一條出路。”

      謝顯蓮還有點欣慰的是,袁秋在家只要方便,什么都愿意干。最忙的事摘花生、脫玉米粒、曬谷子,他都能幫上忙。

      社會各界幫

       B

       五年里,60多名同學為他“跑腿”

       袁秋坐上輪椅后,謝顯蓮與學校多次溝通,袁秋如愿返校。考慮到家庭拮據,同學自發捐款,為袁秋買了一個輪椅。同時,學校專門在教學樓的門口,筑了一個斜坡,方便輪椅進出。

       不能下地走路,謝顯蓮騰不出時間接送,回家只能打摩的,讀書一天來回要40元錢,一個月算下來要上千。為了省下這筆錢,袁秋選擇寄宿學校,母親每周接送一趟。

       腿不能走,生活都成問題,寄宿學校咋辦?袁秋的同學和就讀學校,幫了大忙。

       往返教室、打洗漱水、坐班車,甚至是上廁所,帶上袁秋都是同班同學的“必修課”。一天下來,他們要背袁秋十多趟。

       高中升入永川中學后,開學時學校考慮到袁秋情況特殊,還專門派車去接,也特地做了一些細節安排,甚至免去了住宿費、學費、生活費等。學校還請她去食堂當幫工,以方便照顧袁秋。

       在高中的三年里,在全班20多個男生的輪流幫助下,袁秋從未缺席一節課。

       初中到高中,前后一合計,有60多人當過袁秋的“跑腿”。“真是感謝他們,幫了我大忙。”謝顯蓮說。

       高校為她安排工作,陪兒子上大學

       謝顯蓮說,錄取通知書下來后,西南財經大學也做了具體安排,同樣給她物色一份方便的工作,繼續跟著兒子“陪讀”。

        “叫我們坐高鐵去,他們安排專人來接。”謝顯蓮說,她沒想到學校會考慮這么周全,這下緊巴巴的日子又好過多了。

        至于生活和學費問題,已有好心人幫忙籌到些錢,像永川區殘疾人聯合會就一直關注袁秋。這次考上大學后,他們通過申請貧困助殘大學生助學金、一戶多殘幫扶資金,還有社會愛心企業的善款,現在已經有6萬元款項。

       “現在已經好過多了,不能老指望人家。”謝顯蓮強調說,“發自內心的,能渡過難關,真是社會好。”

        他們有話說

        C

        班主任唐老師:他的堅強,對我們是一種鼓勵

        提起袁秋,高中班主任唐老師腦子里浮現出的就是一個畫面:靠雙手移動板凳,來幫自己挪地方。

        “他沒因為殘疾,而一味地向人索取。”唐老師說,“他的這種堅強,對班上同學和我,都是一種潛移默化的鼓勵。”

        他說感謝袁秋,給大家帶來正能量;也特別感謝班上每一位同學,一直堅持把袁秋照顧得如此之好。

       “袁秋開始成績有波動,但他很要強。”唐老師說,他取得一些成績,要比正常同學付出更多的艱辛和努力。

       同學鄭家偉:生命以痛吻他,他卻報之以歌

       在袁秋的同學中,鄭佳偉是照顧他最久的人之一。他也以601分的總分,考進西南交通大學。

       在初中分班的時候,鄭佳偉和袁秋成了同班同學。那時,他和同學王冕、楊大豪、游涵一道,每天幫袁秋“跑腿”。

        時間久了,大家意識到,靠自己和幾個同學,根本忙不過來,必須發動同學。

        在他們的提議下,全班男生都自愿報名,排班輪流照顧袁秋。這種做法,后來也“復制”到永川中學。

        升入永川中學后,鄭佳偉一直和袁秋同班。他說,袁秋心態不錯,平時也沒什么情緒。袁秋對他的影響,他引用了一句話:生命以痛吻他,他卻報之以歌。他都這么堅強、努力,我們還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?

       背后的故事

       三個兒子不順,讓她非常愧疚

       54歲的謝顯蓮的命運,像她家里的土墻房一樣,到處是開裂的口子,可就是不會倒。

       14年前的喪夫之痛,一開始將她打得措手不及。

       袁秋有個哥哥,兩兄弟感情好。

       很可惜的是,哥哥患上袁秋一樣的病。癱瘓在床12年后,在22歲時沒有熬過命運的折磨。

       大兒子走之后,謝顯蓮帶著袁秋改嫁,又生了一個小兒子。可因為患上唐氏綜合征,12歲的小兒子至今還不能開口說話。現在永川區殘疾人聯合會的幫助下,正準備將其送往當地一所特殊教育學校。

      “我很愧疚,虧欠他們太多!”謝顯蓮幾度哽咽之后,她說,“我現在不能倒,不敢奢求兒子多好過,起碼要盡力讓他們兄弟都活著。”

       袁秋的努力,讓繼父大轉變

       2014年,繼父騰發家抱著希望,帶兩兄弟去成都治病。住院數天,總共花掉七八萬借款,可換來的還是失望。袁秋和弟弟的病情,讓騰發家感到絕望,經常會亂罵、動粗。

       “那個時候他不管娃兒,不干活,錢也不去掙。”謝顯蓮說她也無力扭轉丈夫的情緒和想法。

       “我從未抱怨他。有時候只是一個人悶著生氣。”袁秋說,媽媽和繼父都吃了沒讀書的虧,他一直都能理解。

       不過,媽媽和袁秋的努力,以及社會愛心的包圍,讓騰發家逐漸改變。

       袁秋上高中后,理療后病情也穩定,加上有了固定收入,讓騰發家看到希望。他開始出去做工,工地上的很多苦都敢吃,掙的錢也不斷往家里拿。

       以前繼父從來不去學校看袁秋,周末從未接送。而自從上高中后,學校門口經常會有繼父的身影,兩人的關系也逐漸好起來。

       袁秋拿到錄取通知書時,也第一時間將喜訊告訴他。騰發家電話里雖然很平靜,但是感覺得出來,他肯定很高興。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摩卡

好偉大的媽媽和好堅強的娃兒身殘是不殘[點贊][點贊]

2018-8-11 11:37 引用
北極星

為身殘志堅的孩子和堅強的母親點贊,為有愛的學校和同學們點贊,為當地殘聯點贊

2018-8-11 11:36 引用

聯系我們

  • 反饋建議: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客服電話:023-58822040
  • 工作時間:周一到周六(9:00-17:30)
  • 萬州民辦教育委托文件

云服務支持

精彩文章,快速檢索

關注我們

Copyright 眾優網  技術支持:重慶眾優科技有限公司    ( 渝ICP備17003005號 )  

渝公網安備 50010102000462號

博发国际